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一应云”VS“彩生活”:社区O2O流行抱团突围

2018-09-11 01:06

  社区O2O的前提是社区的规模数量以及顾客需求的集中度。从国内目前的物业管理公司来看,任何一家企业凭借自己的规模都很难获得足够的议价能力。目前还没有一个成功的社区O2O案例。原因在于,所有平台这方面的收入还不足以与基础物业管理业务抗衡,更谈不上替代。

  8月14日,国内第一家上市物业管理公司彩生活发布半年经营业绩,称其上半年实现毛利约人民币2.06亿元,同比增长90.3%。

  同时,截至2015年6月30日,彩生活银行结余及现金约为人民币7.6亿元。该公司认为,这些现金为下一步继续开展行业并购提供了条件。

  半个月前,腾讯与恒大宣布,将依托各自互联网、物业管理优势,共建互联网社区服务平台,为社区用户提供订购、物流安排及产品或服务交付等O2O一站式服务。

  事实上,自去年开始,传统物业管理企业突然站在了万亿市场容量的社区O2O风口。然而,这其中,一头是房地产开发背景的物业管理公司开始拆分转型,并积极实施行业整合;另一头,以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也直接踏入社区O2O,深度物业管理生态。

  今年5月,长城物业、佳兆业物业、绿地物业等共同发起创立“一应云联盟”。通过“一应云智慧平台”的应用,不仅让绝大多数中小物业管理企业以极低成本实现“互联网+”,也共同构筑社区商业生态圈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,截至8月14日,一应云联盟物业企业已达78家,涉及物业项目1500个,物业面积超3.5亿平方米,住户过300万户。

  去年花样年地产开始轻资产化,并推动旗下物业“彩生活”在上市。截至8月14日收盘,“彩生活”市值约64亿,而花样年控股市值约为58亿。

  作为一家由传统物业管理脱胎而来的社区平台服务商,“彩生活”市值轻松超过拥有1000多万平方米土地储备的花样年地产,一开始,即使在花样年集团总裁看来,也颇为出乎意料。

  但此后,业界逐步意识到,一个社区O2O的风口已被打开。中国物业管理协会理事会会长沈建忠近日说,他在上海参加一个16个城市的开发企业联盟会议,嘉宾几乎全是物业行业人员。

  “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事情,现在互联网和资本市场都在向我们物业服务行业招手了,证明我们这个行业的投资价值正在得到社会的认可。”沈建忠说。

  的确,随着一、二线楼市可开发用地减少,三四线城市楼市低迷,包括万科、绿地、金地在内的众多房产公司希望通过着力旗下物业公司,将其打造成为一个能够长期持续盈利的部门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获得一份物业行业内部研究材料显示,对于物业管理企业而言,在基础物业管理方面的市场空间有3300亿,而社区商业运营、生鲜电商、社区养老服务的市场空间分别为3.5万亿、4.5万亿和3万亿。

  彩生活半年报显示,2015年上半年,彩生活实现物业管理服务收入约1.5亿元,同比增长56.5%;社区租赁、销售及其他服务收入约人民币4380万元,同比增长33.5%;工程服务收入约人民币8470万元,同比增长高达141.3%。

  彩生活与京东、顺丰嘿客、合和年、E师傅等合作,也显示出良好的经营数据。其中,E理财的日单量已经突破4000单,累计投资总额达到人民币2.31亿元;E维修的日单量已突破2000单,其中约50%来源于小区住户的家庭维修需求。

  而最新发布的《2015中国物业服务百强企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虽然物业服务收入仍为企业主要收入来源,业绩贡献度63.4%,但多元化创新业务成企业探索重点,多种经营收入增长率高达38.4%。

  在此情形下,万科去年推出社区生活APP“住这儿”,并与百度签约,将基于百度LBS运营到万科商用旗下的社区商业、生活广场、购物中心等系列业态中。

  易居中国也推出“实惠”APP。自2014年7月上线多万用户,并启动了覆盖全国40个核心城市的发展战略。

  中海也推出“云商务”联盟体系,覆盖酒店、金融、招聘、咨询、财务、餐饮、物流、汽车等诸多与商务服务密切相关的领域。

  今年上半年,保利提出打造“若比邻”商业品牌,以若比邻社区中心实体店和若比邻APP打通线上线下。

  最新的动作是今年7月底,腾讯也与恒大发布公告,将依托各自互联网、物业管理优势,共建互联网社区服务平台。

  然而,《2015中国物业服务百强企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4年中国物业管理百强企业中,拥有APP与微信服务号只占30%以上。而物业管理行业长期以来是一个非常分散的行业。有数据显示,全国有十多万的物业管理企业,其中97%是小微型企业。也就是说,对绝大对数物业管理企业来说,“互联网+”才刚刚开始。

  不久前,中国指数研究院发布2015年上半年城市物业服务价格指数以及二十大城市物业服务均价显示,2015年6月二十大城市物业服务价格指数较去年同期上涨1.16%,而2014年前值为0.38%。

  也就是说,物业服务企业作为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,其服务价格的上涨明显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上涨。有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,各省市最低工资逐年增加,年平均涨幅超过10%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物业管理企业的利润正在被不断上涨的人工成本。要对冲这种影响,要么提高物业服务价格,要么通过技术流程降低服务人员数量,要么则只能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。

  沈建忠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,对于处于转型期的物业管理企业来说,面对人力成本不断地增加、业主需求快速变化、移动网技术的广泛应用所带来的一些社会的变革、生活的变革。“我们如果单打独斗肯定是没有出、没有优势的,所以我们要合作、联合,我们共同取长补短,共同来分享创新的,才能够实现利益的最大化。”

  单打独斗没有出的原因一方面在于,许多中小物业管理企业自身可能根本没有实力开发出自己的“互联网+”方案,另一方面,作为社区服务的接入平台,小规模物业企业能够服务到的用户量过小,基本没有与商家谈判的话语权。

  基于此,今年5月,以长城物业、佳兆业物业等为首的一批物业企业,共同发起创立了“一应云”联盟组织,希望搭建行业共融共赢平台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,截至8月14日,这一联盟企业已达78家,涉及物业项目1500个,物业面积超3.5亿平方米,住户过300万户。超过了彩生活上半年管理的2.7亿平方米。

  按照长城物业的设想,五年之后有可能有500家的物业企业,30亿的管理面积,有3000多万户家庭在平台里面运作。

  开发“一应云”智慧平台的深圳一应云社区商务集团公司总裁梁志军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,社区O2O的前提是社区的规模数量以及顾客需求的集中度。从国内目前的物业管理公司来看,任何一家企业凭借自己的规模都很难获得足够的议价能力。

  “因此,彩生活目前主要通过上市融资的方式来收购其他物业管理公司。而我们则主要是通过结盟的方式,来扩大社区的数量。”

  但目前而言,发起建立联盟的长城物业集团董事长陈耀忠认为,还没有一个成功的社区O2O案例。原因在于,所有平台这方面的收入还不足以与基础物业管理业务抗衡,更谈不上替代。

  不过谈到基础物业服务和社区O2O关系,陈耀忠指出,现在很多人认为社区O2O,开发一个APP就可以了。“实际上不是的。更重要的是线下服务、用户规模和需求的集中度。一定要让线下的服务到位了,老百姓对你信任了,他才会用你的APP,才可以产生价值。”

  梁志军也认为,不管物业管理人员离业主有多近,但业主并没掌握在物管方手中,若服务品质下降,随时会失去业主,也就失去了竞争的“本钱”。

  在他们看来,如果现在兴起的众多社区O2O平台,大量的界面被“团购”、“精选商品”等销售信息覆盖,留给“维修”、“投诉”等物业服务的界面很小,则属于本末倒置。(编辑辛继召)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